《十次经济危机》学习笔记

概述

本课程分析了中国从1949-2016的十次经济危机。

理性分析专业知识,无任何意识形态掺杂在内。

背景和问题

二战后超级大国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以及冷战特点:

  • 战后双寡头地缘政治重构派生两个雁阵式重工产业转移
    • USA完成了对西欧日韩的控制(马歇尔计划)
      • 朝鲜战争导致日本得到美国约150亿美元投资再实现工业化
      • 中国得到苏联约50亿美元投资用于国家工业化
    • USSR完成对东欧的控制,但受阻于中国维护原住民暴力革命夺取的国家主权
      • 中国土改利于新政权战胜最初的危机但不利于工业化:分散小农户经济70%在山区不可能使用工业化产品;资本不断增密的重工业无法提取原始积累

现代化:资本和风险向城市集中的过程,周期性爆发危机,是一个阶段性过程。

美国最严重经济波动发生于一战和二战时期。

中国严重波动发生于西方主导的冷战时期,伴随着意识形态偏差的庸俗化传播。

土地革命完成了:动员全民参加经济建设,土改提供的农产品打赢了城市私人资本引导的白色大战

工业化:资本增密、排斥劳动力的过程。

  • 1950-1960:第一次外资因苏联1967年援助投资终止而引发60-62和68-70两次债务/赤字/危机。
  • 1971-1980:第二次外资引进西方设备,造成74-76和79-81两次外债/赤字/危机。
  • 1980-1990:第三次外资(改革开放)造成88-89和93-94两次恶性通胀经济危机。
  • 1990-now:第四次外资,带来98-99输入性通缩演化为第一次生产过剩,08-09输入型通胀,2015受西方债务危机影响发生第二次生产过剩
    • 产业资本危机->金融资本危机
    • 三大差距逐渐拉大:沿海和内地的区域差别、城市和乡村的收入差别、贫富差距
    • 政府通过倾斜投资来缓解差距,基础设施建设、农村五通,促进经济发展。
    • 国债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存在的三个问题
      • 贷款被国有企业占有,既不产生税收,也不产生回报,对私人企业有挤出效应,资本主义国家也无法避免。
      • 短期生产过剩通过投资解决,无法根治,导致长期产生。
      • 金融资本流动性减缓,导致金融资本不断扩张,导致金融资本过剩
    • 2020之后产业资本、商业资本、金融资本全部过剩

中国的金字塔形双稳态经济/社会结构:

  • 经济结构
    • 地方主要掌握实质资产500万亿,土地随基建投资升值到150万亿。
    • 中央主要掌握金融资产180万亿(可扩张)
    • 无限负责政府债务资产约40万亿(可扩张)
  • 社会结构
    • 地方面对分散小资60%(农民住宅拥有率约为100%)
    • 地方面对新崛起中资30-40%,约为5亿人
    • 中央掌握政治化大资约10%

就业形势:

  • 劳动力总量8亿,每年增加0.1亿
    • 农村劳动力5亿:农业需要0.5亿、乡镇企业吸纳1亿、进城打工2.2亿、仍有1亿以上需要非农就业。
    • 越多劳动力进入市场,劳工待遇越差
      • 收入减少、劳动强度增大、缺乏社保体系
  • 经济增长 vs 社会稳定
  • 双重过剩:生产过剩和劳动力过剩

路权战略:

  • 一带一路:向南向西的陆路交通建设与次区域交通网络连接。

发展中国家在资本主义文明阶段的经验归纳:

  • 任何跟进工业化的后发国家面对资本稀缺都势所必然地采取亲资本政策,只有进入资本过剩阶段后才可能转向亲民生
  • 任何资本投资国都在试图运用其建制权直接控制,或以债权来渗透后发国家的政府制度体系以最大化获取资本收益。
  • 发展中国家只有维护资源和货币主权,才能在危机挑战中使用逆周期调节。
    • 没有货币主权时,危机爆发,外部资本会逃走(做空)。

新中国的第一次周期性经济危机(1949-1951)

革命红利 + 局部战争 --> 恶性通胀

坚持新民主主义

政治上:三反五反

经济上:动用国有部门政府直接干预,战争拉动

引入外资->外债->财政赤字->降低财政对于扩大再生产的投入->减少就业->经济危机->社会动乱

不支持线性社会发展论,只适合地中海周围的国家

农业自身内在具有自然过程与经济过程高度结合的特征,在世界近代通过殖民化推工业化的资本文明史中,农业内在特质不可能被根除,客观分化为三个异质性很强的不同类型:

  • 盎格鲁撒克逊的殖民化大农场:新大陆因彻底殖民化造成资源充足的客观条件而得以实现农业规模化和资本化,对应的是公司化和产业化的农业政策。
  • 莱茵模式的前殖民主义宗主国(欧盟为代表)的中小农场农业:农业资本化和生态化结合,农业不能为工业化提供原始积累,也没有自由市场体制下的竞争力,另一方面与农业生态化高度相关的绿色社会运动从欧洲兴起。
  • 未被西方彻底殖民化的原住民为主的东亚模式的传统小农经济国家的农户经济(日韩为代表):通过对农村人口全覆盖的普惠制的综合性合作社体系来实现社会资源资本化维持工业化原始积累时期的三农的稳定。

危机根源于增发无储备货币物价失控

  • 1948年底,KMD政权将所有黄金、银元等资产转移到台湾,中央政府只能发行无储备货币。
  • 物价失控:1949年7月城市兴起投机,米价棉纱等产品轮番涨价。

政府化解危机

  • 直接对资本集中的城市实行军事管制,无偿占有一切官僚资本和跨国资本的资本,最低成本建立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国有资本与国家管控的制度体系。
  • 政府直接出手对物资进行全国范围内的超大规模统筹和动员,通过大量增发主权货币在农村收购物资,使政府掌控的物资与货币量大致相当,才能直接与城市投机商的硬通货对决。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SA 4.0 协议 ,转载请注明出处!